莱芜市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
首页 >
嬴牟风情 地域文化
钢铁产业——3000年冶炼史
发布日期:2017-11-21 浏览次数: 字号:[ ]

丰富的铁煤资源

莱芜位于华北地区鲁西隆起鲁中隆断区,泰莱断陷盆地东缘及沂源鲁村盆地西缘,呈断裂构造发育。境域地层发育较为齐全,有泰山岩群、寒武系、奥陶系、石炭系、二迭系、侏罗系、白垩系、第三系、第四系,主要形成于燕山晚期及喜山早期,岩浆活动强烈,具有得天独厚的成矿地质条件,是山东的重要矿产地,地下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已发现矿产55种,其中探明储量的22种,矿产地113处。主要有铁、煤、铜、金、花岗岩、石灰岩、白云岩、稀土、辉绿岩、玄武岩、建筑石材、天然石英砂、矿泉水等矿种,其中尤以铁、煤闻名遐迩,素有“钢城煤都”之称。铁矿石储量居华东地区之首,在全国占重要地位,同时也是山东的重点产煤基地。

铁矿  莱芜铁矿是省内富铁矿主要产地之一,是莱芜的优势矿产。矿石以矽卡岩铁矿(磁铁矿)为主,其次为赤铁矿、褐铁矿、黄铁矿等。矿石TFe含量一般为30~50%,最高达70%,平均45%以上,平均埋藏深度约500米,其中地表矿石储量占全省的90%以上,并伴生铜、钴、金、锰等多种元素,有综合利用价值,矿石易选,回收率高,冶炼性能好。已探知矿床、矿点33处,探明储量的矿床20处,其中大型矿床3处,中型矿床6处,小型矿床11处。至2006年,累计探明资源储量5.32亿吨,保有资源储量4.72亿吨,可采储量2.89亿吨。

此外,莱芜还有热液充填交代型铁矿和沉积变质型铁矿。前者分布范围广,但矿床规模很小,大多用于水泥配料;后者分布范围不大,矿床规模较小。这两类铁矿的TFe品位一般低于矽卡岩铁矿,平均品位20~30%,个别达40%以上,选冶成本较高。

煤炭  煤是莱芜主要矿产资源和优势矿产资源,莱芜是山东省重要的煤炭生产基地之一。境内煤田分布于莱芜盆地内,西起牛泉,东至鹏泉、辛庄;北起口镇,南至高庄、颜庄。东西长32公里,南北宽约10公里,含煤层分布面积达316平方公里。境内煤种齐全,煤质较好,有肥煤、气煤、无烟煤、天然焦、贫煤、瘦煤及弱粘煤等。优质的肥煤和气煤占60%以上,贫煤只有12%。至2006年,累计探明资源储量4.41亿吨,保有资源储量3.2亿吨,可采储量0.95亿吨。

丰富的矿产资源,为莱芜古代冶炼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莱芜至迟在商代就开始开采铜矿,在春秋时期开始开采铁矿,三千余年来一直开采不绝。尤其铁矿,在古代就是全国重要的矿区之一。境内先后发现了40余处古代采矿遗址。

3000年冶炼史

        商末冶铜 莱芜历史悠久,早在大汶口文化时期(公元前3500-公元前2300年),境内就有人类活动的踪迹,“汶阳遗址”“边王许遗址”“嘶马河遗址”就是他们生产生活留下的遗迹。当时汶河流域人口比较集中,生产水平较高,烧陶制器技术已经十分成熟。

        成熟的烧陶技术使境内较早的开始了冶炼活动。据文献研究,唐虞时期(公元前2300-公元前2071年),境内就开始了冶铜的活动。1982年,在莱城区羊里镇城子县村,发现了一处冶铸遗址,出土了一批商代青铜斝、鼎、爵等器具,铸造非常精美,是迄今为止境内出土的最早的青铜器;1988年4月,在莱城区口镇北江水村西的玉皇顶山,又发现了一处铜矿遗址———吕祖洞遗址,经考证,是商代采矿遗址。这两处遗址说明,至迟在商代,莱芜已经开始铸造青铜器,而且技术精湛。换句话说,莱芜有遗迹遗物可考的冶炼历史至少已经有3000多年。

        春秋炼铁   青铜器的使用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但由于受到铜矿资源的限制,青铜器很难得到广泛的推广及大量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青铜器与平民缘份很浅,它是贵族特权阶层的宠物。

我们知道,铜铁矿常常伴生。随着冶炼炉温的不断提高,人们在冶铜的过程中发明了冶铁技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早的冶炼铁器是三门峡虢国墓中出土的铁剑,时间大约是西周晚期。中国到底在什么时候发明冶铁技术,目前没有定论,通常认为在春秋时期(公元前770-公元前476年)。

莱芜冶炼业起步较早,春秋时期又是齐国的势力范围。作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强国,齐国冶炼业十分发达,影响并促进了莱芜冶铁业的发展。境内先后在莱城区辛庄镇赵家泉村、大王庄镇东风炉村、方下镇孙封丘村发现了春秋时期的冶铁遗址,这些遗址表明,在春秋时期莱芜冶铁技术已经达到了较高的水平,并形成了一定的生产规模。

重要的冶炼中心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考古调查工作的深入开展,莱芜发现了众多的采矿、冶铸遗址,目前已经发现127处,其中采矿遗址43处,冶炼、铸造遗址84处,尤其是牟汶河、瀛汶河流域,矿冶遗址最为集中。遗址分布这样密集,在山东省是仅有的,这充分说明了莱芜古代采矿、冶炼业的繁荣发达。

大量的史料也同样说明,莱芜在古代冶铁史上地位举足轻重。汉代“嬴铁”就著称于世,唐代则“铜铁并举,且产锡,为全国所罕见”,北宋朝廷设莱芜监管理“三坑十八冶”,是京东路两大冶铁中心之一,元代的济南莱芜等处铁冶都提举司设在莱芜,几乎管理着整个山东范围的矿冶业,直到明代中叶,莱芜一直是重要的冶炼中心。

汉代:“嬴铁”著称于世

汉初, 高祖刘邦为了取得地方豪强的支持,实行“无为而治”的休养生息政策,特别是放松了对私营工商业的控制,将冶铁、煮盐、铸钱三大利允许民间私营。“汉兴,海内为一。开关梁、弛山泽之禁,是以富商大贾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不通”(《史记货殖列传》)。汉武帝时,冶铁收归官营,对冶铁业的大规模发展和技术进步起到了促进作用。汉代的冶铁技术和铁器种类、数量和质量都有较大提高,已经掌握了白口铁、麻口铁、灰口铁和白心韧性铸铁、墨心韧性铸铁的生产,炒钢技术和百炼钢工艺日渐成熟。东汉初年,南阳太守杜诗推广利用水利鼓风的水排代替人工鼓橐,“用力少,见功多,百姓便之”(《后汉书杜诗传》),进一步提高了生产效率,这比欧洲要早1200年以上。在汉代,铁除用于铸造农具外,主要兵器已全为铁制,铁器的使用已遍及各地及各个生活领域,这标志着我国的炼铁技术已进入成熟阶段。

嬴铁”著称  汉武帝时期,为加强中央集权、解决财政危机、抑制商人势力,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对盐、铁等重要产业加强控制,实行官营,在49个产铁地区设置铁官,专事铁的开采、冶炼、铸造。江苏7处,河南、陕西各6处,河北、山西各5处,四川3处,北京、辽宁、安徽、湖南、甘肃各1处,山东最多,有12处。其中莱芜就有1处,设在嬴城。当时莱芜境内设有嬴县、牟县和莱芜县。嬴城即嬴县,治所在今羊里镇城子县村。《汉书•地理志》载:“嬴有铁官”。因为铁官设在嬴城,所产之铁称为“嬴铁”。“嬴铁”不仅满足境内铸造农具和兵器的需要,而且还供应周边地区使用。当时“嬴铁”已著称于世。

嬴城冶铸遗址  嬴城是古代嬴国和嬴邑的都城,自秦设嬴县始,嬴城又是嬴县县治所在地。汉代嬴城周长近3华里,城墙用土夯筑而成,高约6米,宽约10米,有四个城门,分别为东门、南门、北门和北顺水门,已经初具规模。东汉建安时,曾设嬴郡,郡治就在嬴城,为了适应郡的要求,城向南扩建,南北长达到765米,宽380米。嬴城不仅是古代莱芜地区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重要的冶炼铸造场所,地表和地层中遗有炉渣、铁石碎块和铁粉等,出土有石器,商末的青铜爵、青铜斝,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提梁壶等。在城南村民曾挖到3个炼铁炉,城北出土过汉半两钱范、汉双刀范等。嬴城冶铸遗址时间跨度较长,约为商至汉代。面积较大,约有45万平方米,为冶铜、冶铁、铸造为一体的冶铸遗址。

汉代农具铁范   西汉初冶铁民营,民间冶铁铸器兴盛。汉武帝实行官营后,严禁私人冶铁铸器,所以民间纷纷将冶铸设备埋于地下,以备将来再用。1973年,莱城区牛泉镇亓省庄村民在村西南坡发现了24件窖藏的农具铁范,大约是西汉武帝时民间冶户藏于窖中。主要有犁范、镰范、镢范、耙范等。据北京钢铁学院和中国冶金史编写组的检验,范铁化学成分中含铁94.314%、碳4.25%、硅0.18%、锰1.2%、硫0.028%、磷0.028%。含锰较高,含硫较低,当系以木炭为原料的产品。铁范两侧部分基体为珠光体,夹有浇筑凝固时生成的片状石墨,铁的质量很高,特别是硅的含量仅有0.18%,比河南渑池1974年出土的一批汉至北魏铁器的含硅量(0.21%)还要低。这种低硅灰口铁的生产被认为是冶铸史上的奇迹。我国现在国家标准规定普通铸造生铁含硅量为1.25%-3.75%,否则就会造成“炉冷”事故。而莱芜这批农具铁范,在含硅量较低的情况下顺利铸造成功,突出的反映了当时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及高超技艺。这批铁范制作规整,铸造成的农具大小适用,范上的“山”“李”“口”等铭文是铸范者的标记,反映了上承战国、下启两汉的农具铁范的特点。这些铁范的出土,证明西汉时铁质农具就已广泛使用,也证明莱芜早在汉代冶铁业就已经十分发达,并为研究我国古代冶铁发展的历史,提供了有价值的实物资料。目前这批铁范保存在山东省博物馆,为国家一级文物。

铜山矿冶遗址  铜山位于莱城区苗山镇铜山村南,海拔357米,因产铜而得名,有铜山北、西露天矿和铜矿洞。北露天矿位于铜山北麓,东西长30米,宽20米。西露天矿位于铜山西麓,南北长800米,宽10~230米不等,东斜坡上有铁矿。露天矿便于开采和运输,是古代开矿的主要形式。铜矿洞位于铜山南麓,洞口面南,高3米,宽2米。北向下45度斜道,斜深约200米,至50米处有向西一斜道。巷道巧妙地运用了岩石的压力,凿成椭圆形,至今未塌。1970年,山东省地质队曾在洞内挖到过开矿工具和半两钱范。

铜矿遗址北邻有汉代冶铜遗址,主要有南园地、六亩地和烧砟地3处遗址,面积达42万平方米。遗址地表遗有炉渣、铜矿石、汉代陶器残片,并挖出过铜块、锡锭以及大量的陶风筒。在这些遗址上出土的重要器物保存下来的有9块钱范,均为石质母范。其中的半两、三铢和五铢钱范,与汉武帝时的第5~10次币制改革相吻合,这为全面、系统地研究汉武帝时的币制改革提供了重要资料。该遗址为山东省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唐代:铜铁并举

唐代是我国历史上继汉之后第二个鼎盛时期,尤其是前期,全国统一,疆域辽阔,政治清明,中外交流异常活跃,经济和文化出现空前的繁荣。唐代矿冶实行民营,据《旧唐书•职官志》记载:“凡天下出铜铁州府,听人私采,官收其税”,矿冶业由此实现快速发展。当时全国有铁矿104处、铜矿62处,其中以今四川、山西、陕西、河北、福建、湖北、湖南和山东居多。这一时期铁的铸造技术达到新的水平。武则天时期,在洛阳铸造天枢,高105尺,径12尺,下铸铁山,天枢上置腾云承露盘,其径3丈,四龙直立捧火珠,高约1丈。这一巨型铜铁铸品的制成,反映了当时冶铸技术之高超。英国冶金史家考格兰在《旧大陆史前和早期的铁》一书中称赞说:“中国人是世界上第一个生产堪称规模宏大的重型铸铁件的民族”,“在铸作具有巨大尺寸的铸铁件方面,显示了伟大的技术和能力”。

铜铁并举  据《新唐书•地理志》载:唐代莱芜有“铁冶十四、铜冶十八、铜坑四,且产锡”,“兖州莱芜县西北的韶山,自汉至唐,鼓铸不绝,是一个重要的铁产地”。古时的韶山,就是现在莱芜北部的杓山一带山区。安作璋先生的《山东通史》说,唐代莱芜矿冶“铜铁并举,而且产锡,为当时全国罕见”。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开展发现,唐代的14处铁冶遗址多分布在嬴汶和牟汶河两岸,其中嬴汶流域以宜山、铁牛岭、片镇等文化遗存较为丰富。牟汶河以官厂、南冶、官寺、小北冶冶铁遗址保存较好,其中小北冶矿布局合理,有采矿区、选矿区、冶炼区和生活区。这18处铜冶遗址,主要分布在北部和东部山区,这里有丰富的矿藏资源和充足的燃料。从对遗址的调查分析看,此时莱芜铜铁产量都非常高,的确出现了铜铁并举的新局面。

尉迟恭采铁  隋末唐初,大将尉迟恭(字敬德)曾在莱芜采矿冶炼,遗有莱城区双山铁矿遗址和莱城区凤城街道办事处洪沟村望驾岭遗址、钢城区里辛镇银山村银矿和铁矿遗址、黄庄镇西冶村冶锡遗址。

赵建盛开渠  据《泰安府志》载:“唐开元六年,令赵建盛于县西北十五里开普济渠,以运铜铁,并灌民田。今矿闭,而渠亦塞。”公元718年,莱芜县令赵建盛曾在今莱城区嘶马河上游铜山至公清一带开普济渠,运铜铁,灌农田。嘶马河在唐、宋时期上游泉多水大,常年水流不断。河源头有铜山铜矿,从汉代既有开采。公清河一带河东,唐、宋时期有大型露天铁矿(今赵庄铁矿),形成方圆一华里的大矿坑。唐代正是铁矿坑和铜山铜矿大量采掘的时期,开渠既便于运铜铁又可灌溉农田。明代宣德年后,因官府认为开矿破坏了泉水风脉,明令禁采(见《莱芜县志》),普济渠不再运铜、铁矿石,对河堤也不再维修,因此,“今矿闭,而渠亦塞”。普济渠是莱芜境内古代大型的人工渠,前后使用了约700余年的时间,对境内的矿冶业和农业的发展,起了较大的作用。

黄巢造甲  黄巢,唐末农民起义领袖,今山东菏泽人。乾符二年(公元875年)初,王仙芝、尚让等在长垣(今河南长垣东北)发动起义,唐末农民战争爆发。五月,黄巢与同族兄弟、子侄黄揆和黄恩邺等八人响应王仙芝起义。乾符五年(公元878年),王仙芝战死,黄巢被推为领袖,年号王霸,率军转战南北。王霸三年(公元880年)底,占领长安,建立大齐政权,国号金统。金统四年(公元883年),唐军包围长安,因粮食匮乏撤出长安,在河南屡战失利。金统五年(公元884年),率亲属向山东撤退,官兵穷追不舍,最后退至狼虎谷(今山东莱芜西南祥沟村),见大势已去,遂于六月十七日自刎而死。

黄巢起义的早期和晚期都曾在莱芜活动过,留下了不少遗迹和传说。据造甲峪村村名碑记载,此地是黄巢造盔甲的地方,所以村名造甲峪村。这里四面环山,较为隐蔽,且有丰富的铜铁矿和木炭资源,所以黄巢起义后,在此招兵买马,制造盔甲兵器。1955年,造甲峪村民在平整土地时挖出了一些造甲模型和兵器,后经鉴定此处即为黄巢起义军造甲遗址。该遗址为丘陵山地,南北长160米,宽80米,地表有多处炉渣,并有两个冶炼炉底,其中一个炉底直径约1米,形成一个圆形红烧土痕。出土有盔范、甲范、鐏范,均为滑石质。盔范和甲范已无,仅剩鐏范。鐏范长0.26米,宽0.08米,是铸造旗杆、大刀或矛柄把头一类器物的范具。遗址北有黄巢崮,海拔320米,山顶岩石上有插黄王旗的石窝,为黄巢的大本营地。东北有炉厂子遗址,占地南北长100米,宽40米。村西北山坡上也有遗迹,村东北的黄窑沟处有木炭窑遗址,是黄巢冶铁的地方。东南有里二十村遗址,1928年后多次挖到刀、铲、铁棒、木炭等遗物,北有弥藏寺遗址,是黄巢铸造兵器的地方。

宋代:京东路两大冶铁中心之一

宋、金是我国古代冶铁又一个新的发展期。宋代铁冶有官营、“半官营”和民营几种形式,矿山基本上由民间自由采掘,政府收税。至神宗熙宁年间和元丰初年王安石变法时期,曾有较多地方听任“民营”冶铁业的发展,采用“二八抽分”的税率收税,促进了冶铁业发展。全国新增矿区数量大,铁的产量较前代明显提高。北宋初期全国金属矿场201处,治平年间坑冶总数达到271家。其中铁冶77处。主要的铁冶有邢州(今河北邢台)綦村冶、磁州(今河北磁县)武安县固镇冶务、徐州利国监、兖州莱芜监和威胜军(今山西沁县)。元丰年间全国产铁550万斤(唐宋时期1斤约等于670克),仁宗皇佑年间产铁达到724万斤。宋代出现了不少民营冶铁大户,拥资巨万。如莱芜吕氏为冶铁大户,冶工近千人。

宋代冶炼技术有很大进步。已发现的多处宋代冶炼遗址发掘表明,当时已普遍使用煤做燃料。据苏轼说,徐州利国监用煤“冶铁作兵(器)、犀利胜常”。冶铁炉的鼓风设备也有所革新,并已用带活门的木扇风箱取代皮囊鼓风。风箱体积可以造得很大,不像皮囊受皮革大小限制,同时装置牢固,可承受较大压力,为进一步提高炉温和铁的质量创造了条件。

京东路两大冶铁中心之一 由于铁冶兴盛,北宋设置了一整套管理机构。根据各地矿冶业的规模大小,通过设监、冶、务、场进行管理。重要矿区或冶铸中心设“监”和“务”。“监”是主监官驻地;“务”是矿冶税务所或矿产收购站,可见他们是从事管理、收税和征集工作的。生产单位有“场”、“坑”和“冶”。“场”是采矿场;“坑”是矿坑,每个“场”可管若干个“坑”;“冶”是冶炼工场,一个“冶”所需矿石往往由几个“场”供应。设监之处必有冶,设务之处多有场。北宋时全国铁冶有四监、十二冶、二十务、二十五场。其中,四监分别是大通监(今山西省交城县附近)、利国监(今江苏徐州东北盘马山下)、莱芜监(今莱城区政府西侧)和利安监(今河南省安阳县附近)。莱芜监与江苏徐州利国监同为当时京东路两大冶铁中心。

莱芜监设于北宋至道三年(公元997年),在后周监址上设置,为县级,下置铜务冶、铁务冶两机构。当时莱芜监冶炼规模居全国前列,管理“三坑十八冶”,冶户千余,采冶者达数千人。曾任上海博物馆馆长、光华大学、复旦大学教授的杨宽先生所著《中国古代冶铁技术发展史》记载,北宋时朝廷所收铁税每年在三十万斤以上的有四处,其中莱芜监原额39.6万斤,超过徐州利国监(原额为30万斤),位居全国第三,元丰年间收铁24.2万斤。

三坑、十八冶 “三坑、十八冶”为莱芜监所管辖的基层单位。《寰宇记》载:“莱芜监在莱芜县界,古铁冶之务也,管一十八冶,县监不相统。”其中“十八冶”之一的石门冶规模最大,形成了城市面貌,一度称为“铁冶城”。明代天启年间落成、位于大冶村的庙碑记载:“石门冶,冶务人丁众多。炉火成片,红光映天,夜如昼间。铁件外搬之车马兵役往来络绎,犹城池焉,人谓铁冶城也”。石门冶的遗址,在大冶村北大冶水库的淹没区内。从布局上看有较大范围的采矿区、选矿区和冶炼区,在选矿区遗有上千吨经筛选的精矿粉,西北部为冶铸区,且有用作耐火材料的坩土坑和烧制燃料的木炭窑。当时这里南北对峙着悬崖峭壁,恰如石门,故名石门冶。因为冶务兴盛,人丁众多,形成城镇规模,因此又名铁冶城。后来村以冶名,称大冶村。

        岱庙铁帑 在岱庙金碧辉煌的宋天贶殿前的宽阔平台上,左右两侧平行放置着两大铁帑,这就是泰安现存最早、而且也是仅有的吉祥缸。吉祥缸,古代也称“门海”,寓意门前有大海,就不怕闹火灾,主要用途是储水防火,也是一种意愿的寄托物。后来,吉祥缸就演变为殿堂前定制的必备品。如今北京故宫的吉祥缸,成了显示皇家庭院尊严、华贵的象征。天贶殿前的铁帑,铸于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五月,是莱芜监铜务冶李冕主持铸造的。帑高1.15米,口径1.78米,其形制具有宋代上侈下敛的特点,外表通体铸有浮雕式图案,自上而下共分4层。一层划分为等大的8个长方块,由缠枝牡丹和铭文间互组成;二层是不同姿态的8只凤凰翔舞于缠枝荷花(牡丹)中;三层有8条生动的巨龙走动,显示出尊贵地位;四层铸塑有10只活跃的麒麟、狮子、飞虎等动物图案。整个铁帑装饰繁缛而精细,美观而大方,实属当今少见。铁帑体态庞大,但外表光滑,找不到一道铸合的缝隙。造型规整,器壁光洁度好,显示出异常古朴、庄重、大方,代表了当时冶铸技术的高超水平,也为我们今天研究古代冶炼史提供了重要资料。

        蒙阴铁钟 在临沂市蒙阴县中山寺有一只大铁钟,此钟是泰安州莱芜铁冶务宋斌、王宣、刘仙等铸造,时间是金大定二十八年(公元1188年)五月。铁钟为生铁铸造,高2.3米,底部周长2.9米,重1000公斤。造型独特,顶部钟钮盘龙栩栩如生,精美无比。钟的肩部饰八卦太极图,其腹部纹饰凸棱纹与此相连。钟正面是字体严谨、气势雄健的文字,清晰可见。据古钟的形制和纹饰判断,该钟应为“盘龙八卦太极钟”。古人常以八卦为自然界与人类社会构成的基本根源,并以八卦变化来推测和验证自然变化及人类社会的祸福,盘龙太极多为道教装饰,以祈求风调雨顺,平安吉祥。

        金代的莱芜矿冶管理机构 北宋南迁后,莱芜成为金的管辖范围。1172年(金大定十二年),莱芜县治由南文字村迁至北宋所设的莱芜监址。莱芜管理矿冶的机构迁到今高庄镇小北冶村西北。此处自隋至明一直采矿冶炼,是莱芜较为重要的矿冶区。近年来,在该村发现了金代兴建莱芜矿冶管理机构的残碑,碑圆额,额题篆书,据考证为“兴建莱芜铁冶之碑”。

元代:旅贩辐辏、铁法大成

        元代为少数民族政权,由于战争及农牧业的需要对铁冶业十分重视。元初,政府在各路设立诸洞冶总管府,掌管矿冶业,颁布矿业法规——《元典章》,以保护官办矿场和恢复税收。地方铁冶同样亦属各路总管府管理。元英宗时,以辽阳金银铁冶归中政院,成了中央直属单位。泰定四年(公元1327年)以中政院金银铁冶归中书省,炼铁工业归中央政府直接管辖,元代炼铁官员职务的级别也由宋代的八品提高到四品,这在我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根据《新元史•食货志》《元史•食货志》的记载,铁的产地分布于今16省区,以江西、湖南为最多,各9处;其次是云南、福建各6处;浙江4处;山西、安徽各3处;河北、四川各2处;北京、山东、湖北、广东、陕西、辽宁各一处,山东的一处即在莱芜。元代铁冶业较之前代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全国生铁年收入量有500~1000万斤之多。

        元初各种矿藏的开采和冶炼均由政府控制,采用劳役制生产方式,对矿产品实行禁榷制度。元代中期以后,朝廷允许矿冶业“听民煽冶,官为抽分”,矿冶业逐渐向民间开放,最终出现官私矿冶并存的局面。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铁冶业的发展。

        旅贩辐辏、铁法大成  元代,朝廷在各路设立诸洞冶总管府掌管矿冶业。至元11年(公元1274年),在莱芜县治西设莱芜铁冶都提举司,职官正五品,下辖宝成监、通利监、锟鋙监。24年后,即公元1298年,莱芜铁冶都提举司又加辖济南的元固监、富国监,名称改为济南莱芜等处铁冶都提举司,职官正四品,几乎管理着整个山东的矿冶业,冶户5千余,达到了历史上矿冶管理级别最高、管辖范围最广的历史时期,成为全国重要的冶铁中心。当时全国年铁税额在500~1000万斤,莱芜年课铁达100多万斤,在全国地位举足轻重。

        元大德五年(公元1301年),提举司在城南仙人山上刻立了《重修安期真人祠祀碑》。当时,从事矿冶业者把安期生作为行业神邸予以供奉。碑文记载:“国朝自立提举司以来,每岁例以季秋率僚属奔走祠下享以牢,礼成而后兴役。于是凿石起炉,伐木为炭,熔矿成金,……旅贩辐辏,铁法大成”。可见当时冶铁之盛。

        济南莱芜等处铁冶都提举司衙署   元铁冶都提举司衙署故址在莱芜县治大堂西的城隍庙处。初为莱芜铁冶都提举司,元大德二年(公元1298年)才改为济南莱芜等处铁冶都提举司。元世祖时由徐琰任提举,其厅仅有3楹,后稍有扩建。至元大德九年(公元1305年),刘思道任提举,“倡兴修之议,尽撤其旧,起视事之厅。厅之南为楼,以藏钱币”。民国《续修莱芜县志》记载:元延祐元年(公元1314年),崔冀任提举司时,再次扩建。其建筑经两次扩建后大致为:院北面有大厅,是提举司的主体建筑,也是提举处理公务的地方。厅前左右有东西廊房,为所属办事机构和存铁等用房。院南有楼,以储藏钱币。院内有戒石亭,外有厨房、宿舍、监狱、马棚等若干用房,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配套公署。

明清:落日余晖

        明代铁冶有官办、民营两种,总的趋势是官办逐渐走向衰落,民营冶铁业发展加快。从地域上说,山西、广东成为我国冶铁生产发达地区,山东冶铁在全国地位有所下降。明初全国设铁冶所13处,山东有1处,设在莱芜。明代矿冶业技术的进步较为显著。在鼓风技术方面,由简单的木风扇改为活塞式风箱。风箱轻便省力,功效高,有助于提高炉温。冶铁技术的一大发明是炼铁炉与炒钢炉的串联,即炼出的铁水流入炒钢“方塘”,用木棍急速搅动,利用空气氧化铁中碳,使之成为熟铁备以后深加工,由此使炒钢工艺简化、能耗降低。明代钢铁热锻技术也有进步。郑和下西洋所乘宝船可载数千人,铁锚重达千斤,是采用分段接合法锻制的。此外,枪炮等钢铁管形火器的生产技术也有进步。其中大炮多为铸铁、小炮多为钢铁锻成。

        莱芜铁冶所 明初,朝廷在全国设铁冶所13处,分别是江西南昌府进监冶、临江府新喻冶、袁州府分宜冶,湖广兴国冶、蕲州黄梅冶,山东济南府莱芜冶,广东广州府阳山冶,陕西巩昌冶,山西平阳府富国冶、丰国冶、太原府大通冶、潞州润国冶、泽州益国冶。据《续修莱芜县志》记载,莱芜铁冶所设置的时间是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初沿元制名莱芜铁冶提举司,后称莱芜铁冶所。莱芜铁冶所的位置,《嘉靖莱芜县志》载:“铁冶提举司,在县东南八里,宣德年间革。”《续修莱芜县志》载:“明铁冶提举,在县东南八里南冶庄大石山下,宣德年间革,署前戒石铭犹存。”宣德年间是公元1426~1435年。也就是说,莱芜铁冶所存在时间50余年。铁冶所的遗址,位于今莱城区高庄镇小北冶村西北。

据《中国古代冶铁技术发展史》记载,明初全国13个铁冶所炼铁岁额8052987斤,其中莱芜铁冶所720000斤。《山东省情》载:“明代矿冶业因政府限制某些矿藏的开采,不甚发达。但山东产铁3152187斤,占全国铁产量的17%,居全国第3位。其中以济南莱芜铁冶所最著名,年产铁720000斤。”。

        夕照余晖 清代,北方冶铁业仅山西尚较为发达,就全国而言,冶铁重心已经转移到江南、广东,佛山成为全国重要的冶铁中心。由于清代多次实行矿禁,再加官方和学界都不重视科技,冶铁技术没有太大的提高,是传统冶铁技术的衰退期。尤其是欧洲工业革命后科技突飞猛进,随着转炉、平炉炼钢的发展,欧美各资本主义国家的钢铁生产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蒸汽机带动的轧钢机和各种电解技术使钢铁的产量和质量都有了极大提高。欧美各国开始大量对外倾销钢铁及其制品。中国在19世纪中上半叶,开始了以富国自强为目标的洋务运动,大量进口钢铁。1867年,进口钢11万担,约合8250吨,1885年达到120万担,约合9万吨,1891年,则增加到173万担,约合13万吨。在进口钢铁的冲击下,传统的冶铁业难以为继,纷纷倒闭。

        莱芜的冶炼业在清初依然较为发达,据《莱芜市文物志》记载,清代境内开采的铜矿有7处,铁矿有2处,银矿、锡矿等有5处,冶铸遗址有4处。与全国的情形相似,到晚清,莱芜的冶铁业受到进口洋铁的极大冲击,除民间少量的红炉打制、修补农具外,大规模的采矿、冶铁基本停滞。

山东钢铁生产和深加工基地

         莱芜矿产资源丰富,又有着悠久的冶铁历史,发展钢铁业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建国后,人民政府即对境内铁矿资源进行勘察和开发,现代钢铁业开始起步。

        1958年,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提出了年内钢铁产量要比上年翻一番的指标,为适应这一需要,莱芜被列为山东省钢铁生产基地,并开始在莱芜县与沂源县接壤地带建设一处年产生铁10万吨、钢5万吨的钢铁企业——省属沂蒙生建钢铁厂。县属十里铺铁厂也于是年动工兴建。同时,口镇、东关、十里铺、孤山子、颜庄、城子坡、水河等7处铁厂(颜庄称冶炼厂)相继建立,各公社亦建立土造高炉炼铁,各行各业被广泛动员起来投入钢铁会战,形成“人人扒矿、个个炼铁”的群众运动。这种会战虽然生产出一定数量的低质生铁,但人力、物力、资源浪费巨大,且对农民的资金和劳动力实行平调,严重影响农业生产。随后,根据中共中央提出的调整国民经济方针要求,县、社铁厂纷纷裁撤,1962年6月,省属沂蒙生建钢铁厂“下马”停产。

        1964年起,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备战工作的指示,莱芜被列为“小三线”建设范围,不仅沂蒙生建钢铁厂重新恢复生产,而且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处会议决定,在山东省泰沂山区建设一座小型特殊钢厂,以解决军工生产的钢材配套问题,位置就选在颜庄村东南、黄羊山北坡,为保密起见,厂名对内称山东钢厂,对外称新成铁工厂,1966年4月工程破土动工,同月,山东省地方煤炭工业公司莱芜机械制修厂筹备处成立,11月16日,基本建设正式动工。1968年5月新成铁工厂按设计规模建成投产。

        1969年10月,国务院业务小组成员余秋里向山东省革命委员会生产指挥部负责人传达中共中央指示:山东必须做好坚持独立作战的准备,要有枪钢、炮钢、弹钢;必须集中力量加速莱芜地区钢铁工业建设。11月,中共山东省革命委员会核心领导小组决定成立山东省重点基建工程会战指挥部及其所属的莱芜钢铁工程指挥部,把莱芜钢铁基地作为全省重点基建项目突击建设。同年,泰安地区在莱芜筹建地区钢铁厂,厂址选在矿山南侧、大曹村以北,下设钢铁厂、焦化厂、铁矿,主要冶炼铸造生铁和炼钢生铁。

        1970年1月,新成铁工厂、莱芜铁矿、沂蒙生建钢铁厂、新泰冶炼厂和即将建设的谷家台铁矿划归莱芜钢铁工程指挥部(简称莱钢)。2月,莱芜钢铁工程指挥部由济南迁至工程现场办公,对外使用“山东省七○一指挥部”代号名称。4月,按照边勘探、边设计、边施工的建设方针,工程会战全面展开,山东省动员了全省的物资力量和技术力量,全力支持“七○一”工程会战,设计、勘察、施工、运输队伍达到2万余人,其中莱芜、新泰、沂源、沂水等县,选派1.5万名民工担负土石方的开挖和运输任务。同年,张家洼工程指挥部(鲁中冶金矿业集团公司前身)一期采选工程开工建设。是年,山东煤矿莱芜机械制修厂正式投产。

        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步伐加快,经济活力日益增强。莱钢规模继续扩大,冶金工业部张家洼工程指挥部一期工程(包括小官庄铁矿、选矿厂、机修厂等)正式投入生产。莱钢莱芜铁矿的马庄、赵庄、铁铜沟矿区建成投产。在国民经济调整中停产的泰安钢铁联合企业(俗称小钢联)下放给莱芜,1984年在此基础上成立莱芜铁厂(泰钢前身),重新恢复生产,规模日益扩大。尤其是乡镇企业异军突起,为莱芜钢铁产业注入新的生机和活力。据《莱芜市志》(1991年版)载,1987年,全市经营规模较大、生产较为正常的专营和兼营冶炼企业32处,其中乡镇办12处,村及联合体办10处;乡镇轧钢企业两处;乡镇办铁矿16处,村办铁矿45处。1987年,全市生铁、钢、材和铁矿石的产量分别达到61.8万吨、31.4万吨、13万吨和164万吨。

        1991年,国务院批准莱钢利用外资改扩建项目开工建设,掀起了莱钢第二次建设高潮,主要包括750立方米高炉系统工程、石灰石矿扩建工程、转炉炼钢系统工程、轧钢系统工程等,到1998年改造工程全部完成,莱钢生铁、钢的生产能力双双突破200万吨。1993年,鲁中冶金矿山公司(简称鲁中矿)的张家洼铁矿也建成投产。地级莱芜市建立后,市委、市政府提出了工业立市的指导思想,发挥钢铁优势,加快钢铁产业发展,泰山钢铁总公司(简称泰钢)、九羊集团公司等地方钢铁骨干企业快速膨胀壮大。到2000年,全市生铁、钢、材和铁矿石的产量分别达到216.9万吨、219万吨、217.3万吨和326.5万吨。

        跨入新世纪以来,市委、市政府抓住宏观调控的机遇,立足莱芜资源优势和产业特色,全力建设山东(莱芜)钢铁生产和深加工基地。尤其是近年来,进一步调整钢铁产品结构、积极发展钢铁深加工,推动钢铁产业优化升级。坚持激发“内力”与广借“外力”相结合,充分调动全民创业、企业“二次创业”的积极性,继续扩大招商引资,提高招商成效,钢铁产业规模壮大,产业链拉长。莱钢投资90多亿元,建设了大型H型钢生产线,包括两座1880立方米高炉、两台265平方米烧结机、3座120吨转炉、大型H型钢轧钢机、1500毫米热轧带钢等工程,2005年莱钢顺利跨入1000万吨级钢铁强企行列。泰钢也先后实施了包括950 毫米热轧卷板建设、冶金机械厂迁建、原料输送系统改造、炼钢精炼、高炉喷煤、30万吨冷轧薄板项目,2004年4月,历时10个多月建成的国内第一条950毫米热轧卷板生产线竣工投产,培育了公司的核心技术和拳头产品,成为公司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双高”产品的代表。2006年,泰钢100万吨冷轧薄板一期工程竣工。同时,通过招商引资,全市新上了一批钢铁企业,进一步壮大了产业规模。2006年,全市粗钢产量达到1279.6万吨,生铁1281.8万吨,成品钢材1253.3万吨,铁矿石412.3万吨。钢铁产业链上的企业108家,形成了从采矿到冶炼、铸造、压延、机械制造、新材料研发生产完整的钢铁产业链,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H型钢生产基地、全国最大的钢结构加工基地和粉末冶金生产基地。

站在新起点,实现新发展。2007年3月26日,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于建成在市第十二次党代会上提出,莱芜要坚持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做大做强优势产业,大力提升钢铁产业,继续坚定不移地服务莱钢、支持泰钢等骨干企业,在高起点上实现高水平发展,重点发展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市场占有率产品,提高精深加工能力,带动整个钢铁产业上规模、上水平。力争到2011年,钢铁产业销售收入超过千亿元、利税超过百亿元。

国家新材料产业化基地

        莱芜国家新材料产业化基地于2003年11月10日经国家科技部正式批复,12月17日正式揭牌,为山东省内继淄博之后的第二家国家新材料产业化基地,也是全国43家特色新材料基地和18家综合基地之一。

        基地建立以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把加快以新材料为主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建设高水平的国家级新材料产业化基地作为集中打造优势产业集群,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的突破口和着力点来抓,取得了显著成效。现已初步形成了以莱钢、泰钢为龙头,以10家新材料骨干企业为支撑,以高新区、莱城工业区、钢城经济开发区、银山工业园、泰钢工业园等特色园区为载体,以新型钢材及钢铁深加工、粉末冶金、新型建材、有机高分子材料及精细化工等产业链为重点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格局。2006年,全市高新技术产业产值达到64.89亿元,是2002年的12.5倍,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10.02%,比2002年高出7.01个百分点。全市高新技术产品产值由2002年的16.5亿元发展到120.3亿元,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达到18.6%,其中新材料产品产值104.3亿元,占全市高新技术产品产值的89%。省级以上高新技术企业发展到46家。在2005年8月国家科技部对全国43个特色新材料基地和18个综合基地进行考评中,莱芜分别位居第23位和第11位。

齐鲁钢铁现代物流园

       市委、市政府把发展服务业作为调整优化经济结构、推动又好又快发展的重点来抓,掀起了新一轮服务业发展的热潮。尤其是立足莱芜产业优势,抢抓机遇,做出了建设齐鲁钢铁现代物流园的决策。

        莱芜发展钢铁物流业具有优越的基础条件。目前,莱钢产能已经达到1300万吨,年物流吞吐量达6000多万吨,再加上大批钢铁配套企业,钢铁物流总量在8000万吨以上。“十一五”期间,全市钢产量将增加700万吨,深加工能力将增加250万吨,钢铁物流总量将超过1.3亿吨。多年来,围绕满足莱钢物流需求,全市相继发展各类钢铁物流贸易企业500多家,带动发展载重物流车辆3000多辆,从业人员5000余人。其中钢材销售企业400多家,泰捷信、联众储运等专业物流公司70多家,年销售钢材400多万吨,货物吞吐量达到2000万吨。经营的钢铁产品已经涵盖莱钢、济钢、包钢、太钢、鞍钢、唐钢、马钢等八大钢厂,经营螺纹、H型钢、热轧卷板、特钢等二十多个品种,销售区域拓展到北京、上海、杭州、福州、大连等各大城市,并且形成了齐鲁钢材大市场、颜庄钢材大市场和黄庄钢材市场三大钢材销售中心。同时,莱芜建设钢铁物流园又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境内有博莱、莱新、泰莱等高速公路,分别与济青、京沪、京福等高速公路相接,省道803线(原205国道)纵贯南北,省道韩莱路、莱马路横穿东西,磁莱、辛泰铁路在境内交汇,大进大出的物流交通优势十分明显。特别是2007年济青高速南线竣工通车后,莱芜距济南、青岛分别只有1、2小时的车程,交通和区位优势更加明显。

        市委、市政府决定在钢城区建设齐鲁钢铁现代物流园,总的想法是坚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采取政府推动、企地联手、市场运作等多种办法,建设全省最大、国内知名的钢铁物流基地,使之成为全国钢铁物流和供应链中的重要节点。工作中,不断加快园区基础设施和服务平台建设,全面提升园区的服务水平和对各类生产要素的承载能力;积极创造有利条件,制定出台优惠政策,鼓励更多的物流企业进驻园区;既要做好依托莱钢的文章,又要积极加强与全国各大钢铁企业及物流企业的合作,吸引知名大企业在园区设立网点,合力打造全省最大的钢铁集散基地;坚持物流园建设与加工制造业紧密配套,拉伸产业链条,促进钢铁加工企业的升级,使钢铁物流业和钢铁深加工在区域内形成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良性格局,努力打造集加工配送、电子商务、展览交易、仓储加工为一体的现代化钢铁物流基地。

        齐鲁钢铁现代物流园正在规划建设之中,整体规划已初具雏形。力争经过3-5年的努力,完成总投资15亿元,年物流吞吐量5000万吨,年实现交易额600亿元,利税60亿元。钢铁物流园的建设将有力的推动莱芜钢铁业的发展,对提升全市服务业的整体水平将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莱芜钢铁产业“十一五”规划

        打造钢铁生产和深加工基地。一是坚持总量控制,优化结构,加大钢铁工业结构调整和企业重组整合力度,提升产品质量档次,提高产业集中度。适度a扩张钢铁产业规模,到2010年,全市钢产量控制在2000万吨左右。逐步淘汰落后生产工艺和产品,重点发展各种规格和性能的型钢、带钢、冷轧板、镀锌板、硅钢片、齿轮钢、轴承钢等高端板带材,高强度钢材、耐腐蚀钢材和高效钢材,提高产品附加值。“十一五”末,冷轧薄板带、镀锌板带、彩涂板带、硅钢的产量分别达到200万吨、260万吨、90万吨和100万吨。二是促进产业技术升级,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进一步加大技改投入力度,积极开发和采用薄带连铸、熔融还原等钢铁生产流程前沿技术,广泛应用精料入炉、富氧喷煤、铁水预处理、炉外精炼、连铸连轧、控轧控冷等先进工业技术和装备,逐步提高科技含量和装备水平。搞好高炉煤气以及烟气、粉尘、废渣、废水等能源、资源的回收再利用,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和资源回收利用率。到2010年,全市钢铁全行业吨钢综合能耗降到0.7吨标准煤以下,耗新水4吨以下,力争实现废气、废水、废渣的零排放。三是大力发展钢铁深加工,延伸产业链条。积极与半岛制造业基地相承接,重点发展汽车零配件产业和新型环保设备制造业。加快汽车零配件产业技术进步和产品升级,逐步实现由零件、配件向部件方向发展,由部件向组合件和系统总成方向发展,实现由初加工、粗加工向深加工、精加工的延伸。到2010年,钢铁深加工能力达到1000万吨。四是贯彻“开源与节流并举、开发与保护并重”的方针,提高矿业总体素质。坚持提前规划、有序开采、控制布点、保护环境、加强管理的原则,关闭资源贫乏尤其是资源枯竭矿山,积极开拓新的供给渠道。“十一五”期间,重点建设鲁中冶金矿业集团二期工程(包括200万吨接续工程和增产原矿100万吨),新增产能300万吨。

        打造新材料产业化基地。坚持产学研结合,提高技术创新能力,围绕冶金、机械、化工、建材等领域,大力推进新材料成果转化和产业化进程。一是粉末冶金制粉与制品。重点研发温压成型粉、烧结硬化粉、合金粉、粘结成型粉以及铜、镍、钨等金属粉末。研究温压成型、等静压成型、粘结成型和注射成型等成型工艺,开发各类高档粉末冶金制品,建设全国最大的粉末冶金以及制品生产基地。“十一五”末,形成粉末冶金制粉12万吨、制件1.5万吨的生产能力。二是有机高分子材料及精细化工。重点发展混凝土减水剂、聚丙烯烷胺系列产品、改性酚醛树脂及专用粘合剂等有机高分子和精细化工产品。到2010年,形成年产10万吨高效减水剂、2万吨聚丙烯酰胺和聚丙烯酰胺微胶乳、1.5万吨改性酚醛树脂的能力。三是金属基复合材料。重点发展陶瓷复合刀具、三耐钢新材料和Fe-Al基金属间化合物新材料。到“十一五”末,形成年产600万片铁铝基陶瓷复合刀具、3000吨金属基复合材料精铸件和4000吨三耐钢的生产能力。四是新型建筑材料。研究开发与钢结构住宅配套的系列建筑新材料产品,引导新型建材向功能化、环保型和节能型转变。积极发展冶金耐火材料,为钢铁生产搞好配套服务。到“十一五”末,形成年产抗碱纤维5万吨、各类新型板材500万平方米的生产能力。五是磁性材料。以鲁中冶金磁性材料有限公司、泰钢为龙头,研究开发高性能磁体磁粉和磁件。另外,充分发挥各类创业服务中心和各类企业孵化器作用,加速新材料成果的转化。经过积极努力,到“十一五”末,新材料产品产值占高新技术产品产值的比重达到85%,新材料销售收入达到300亿元,使新材料产业成为我市的支柱产业,基地成为国家特色鲜明新材料产业化与技术创新示范基地和研发平台。

        发展壮大机械加工业。大力发展汽车、摩托车及机械装备等零部件生产,到2010年,汽车零件形成年产1000万件稳定杆、600万条凸轮轴、1000万件刹车片、400万件制动毂的生产能力;汽车部件形成120万件前后桥总成,100万台齿轮泵的生产能力。同时,积极发展以城市污水和工业废水处理设备、垃圾和固体废弃物成套处理设备、环境检测仪器等为重点的环保机械设备。

                                                                                                  ——摘自《莱芜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